• 复忆记

    2019-10-20

    1. 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抱着吉它,斜倚在一棵大柳树下,边弹边唱,神态专注,歌声盖过了知了聒噪的叫声。 慢慢地,我烦燥的心情竟在不知不觉中平复下来。 退休两年来,我每天晚饭后......

  • 一、 你就是一个废柴 书生用的是笔,浪子用的是扇。 笔是判官笔,扇是乌金扇。 笔长扇短。 可是现在笔却一动不动,而是扇却一寸一寸的插进了书生的手掌,他那只拿笔的手掌。 书生败......

  • “你拽什么拽,不就一只狐狸嘛!” “那你还是一条蛇哩!” 啪叽,小青蛇被扔到了山洞里,整个蛇身贴在冷冷的地面上,九尾狐跟着也被扔了进来,掉在了小青蛇的身上,小青蛇大喊一声,九......

  • 领导的画

    2019-10-20

    这天早上,张局长开会去了,局长的秘书小梅到局长办公室交一份材料。 她把材料放在局长的桌上,正要转身离开,忽然瞥见局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涂着一些凌乱的线条。小梅心里一动......

  • 抓地主

    2019-10-20

    抓地主(小小说) 文/何国华     开荒是一个贫雇农,无荒可开,一直在大地主家做着帮工。    春雨一直下着,雨水漱漱地扑打在车窗上,窗上一片模糊,外......

  • 简恋

    2019-10-20

    前几天,我从我闺蜜那里知道了,他有了新的女朋友。 我们分手一年了。我分完三个月找了新的男友,我很爱我的现男友,他对我很好。对于过去的那些人,我应该放下了,但是我却难以放下我高......

  • 一、 晚风轻轻的吹,卷起了几些花香,他回过头,星星在眨眼睛。 “人人都道帝里好风光,夜夜笙歌不知几时休。”少女倚着栏杆,飞娥扑倒于少女怀中难别离,少女心头儿空自念或如飞娥扑火......

  • 王海椿 兖州城外农庄有个书生叫柳应寒。 柳应寒家贫,仕途又颇不得意。自恃画得一手好画,却无人赏识。常自怨自叹,恨无知音。 一日,他歇息田垄,迎面走来个书生,长得白白净净,眉含......

  • 丢失

    2019-10-05

    他平生最害怕的,就是让人知道他没有心。    悲剧的开始,就是因为他没有心。当产婆送出这个婴儿,惯有的笑容便滞住了,因为这个孩子没有一颗强烈如常人的心跳声。产婆起初......

  • 又是一年中秋夜,开学守校不能回。月亮正在升起,望着东方,我的眼前不知不觉闪现出了家乡的影子…… 那波广粼粼的水面不正是我小时候遛冰的往良河吗?那青葱翠绿的地方不正是玩伴们相聚放牧的圩堆吗? 我看见了,我二哥正拿着一支油光闪亮的竹笛,坐在悠悠荡荡的小舟上,一边吹着哀婉的民歌,一边看护着河面上的一大群麻鸭。 那一大群麻鸭,在听了二哥并不动听的歌曲后,也有不守规矩想爬上小船来闹一闹的,那一只刚刚挨......

总:62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