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恋 执着

    2019-09-05

    有些话不知道用什么表达方式才能更切合实际,文笔不好,表达能力不够,可是还是希望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生活的点滴,我想了很久, 表达中心在哪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能这样写,把自己想的经历的写出来 ,不符合逻辑的写出来。 五年前,带着憧憬,紧张,害怕踏入了中学的校门 ,很幸运分班的我遇到了初中三年最好的朋友和那个他! 初一的我是一个很自卑很内向的女生,我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很肆意的交朋友,但是我的运......

  • 我曾以为你就是我的命中注定,可你只是我人生路上走过的一处美景。我对你的感情历经风雨,在现实的飘摇中渐渐淡去。 曾走进我心里的女孩: 见信安! 如果可能,我愿时间永远停留在2011年9月1日。 那年家里卖房,我从最发达的城区来到城村结合城区,从楼中楼搬到三房两厅,从大校园转到小校园。 开学了,我怀着忐忑走进新班级,在紧张中开始做自我介绍,这期间目光扫过人群,最终聚焦于一位双马尾女孩。 一眼惊艳......

  • 晓小又一次绕道从幸福街的巷子里穿过,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没有看到离巷口58步路远,加了厚厚铁网的金色窗户后面那双充满忧郁眼神的眼睛。 还记得第一次从那里经过是三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晓小从补习班回来,因为常回家的那条巷子在维修下水道,她不得不绕道离家更远的幸福街回去。 虽然要多走一段路,但晓小心情很好,因为她的画被老师赞扬了,并且得到了参加省绘画比赛的资格。她背着画板,哼着歌,穿着碎花的连衣裙,在......

  • 这真是一个可以烂到肚子里,烂掉牙的故事。可就是这个故事伴随了我几乎一整个青春。  每份恋爱,过程几乎大同小异:那个特殊的时刻遇见,心动,只此一眼,却从此无法忘怀-了解,(大多数情况)-青春懵懂,在一起,幸福--慢慢不合适,分手--怀念,念念不忘。  我的故事,也是这样,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特殊性,没有任何不一样。  最先动心的人,最先分手,最深想念。  今天是我们彻底分开半周年吧!呀!不......

  • “今天发的是原味酸奶啊,喏。木晓晴,给你,原味酸奶难喝死了。”我,是慕辰,是旁边这头笨猪的同桌,哦,对了,这只猪名字叫木晓晴,我们从初三,一直到高二都是同桌。 木晓晴,抬眼瞄了一眼慕辰,“哼,原味酸奶那么好喝,你还不喜欢,真是浪费。”“那你还要不要?不要我丢掉啦。”慕辰右手拿着牛奶,转头看向木晓晴,作势要把牛奶丢掉。“别啊,哎,哎……谁说我不要了,给我。”木晓晴从慕辰手中抢过牛奶,满足地喝了......

  • 文/暮霜二 老屋门前的菜园里,一抹佝偻瘦小的背影穿梭其中,天空湛蓝,马路很宽。 路过的左邻右舍总能听到她的那一句:“我儿子高三,很快就要有出息啦。” 1 母亲在我印象中是个极其温婉的女人,她从来没有发过火,除了三年前我带楚楚回家那次。 我和楚楚结婚不久,想把母亲接过来一起住,可是遭到了母亲固执地拒绝,她放不下家里的一亩三分地,放不下看门的大黑和好吃懒做的猫咪叮当,最后让我动摇的是,她说她......

  • 百夏蝉

    2019-09-03

    【1】 这个夏天的第一声蝉鸣,来得清脆,泛着点透亮的纱绿。 蝉四小姐坐在榕树下,暖融融的阳光透过密绿的枝叶投射下来,晕出淡淡的木头香。她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衣服,在翻一本书。 蝉四小姐喜欢绿色的蝉鸣,蝉鸣充满着新生的活力,透着初夏的浓绿。 蝉四小姐天生体弱多病,脸色苍白,是少不见阳光的那种白,常年给他看病的私人医生叫岁枯荣,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枯荣皆本分,看病也是本分。 岁枯荣有一双好看的绿......

  • 茉莉,我曾经发自内心地讨厌她。原因很简单,小时候我和她一起出去玩,院子里的爷爷奶奶必定去亲她抱她。我只能当莱莉的陪衬。我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我讨厌她,就是因为嫉妒她。 我报复茉莉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到处散播与她有关的谣言。譬如:“茉莉非常佛”“茉莉喜欢偷钱” “茉莉睡觉会流口水”等。上小学的时候,我会把这些话讲给班里和茉莉关系好的同学;上中学的时候,我会讲给那些暗恋茉莉的男生。我和茉莉小学、......

  • 新兵连,是每个军人军旅生涯的开始。 新兵连,是我们每个人成长,蜕变的地方。 如果把新兵连比作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的话,那我们,一群刚刚穿上军装的菜鸟就是一块块废铁。只有经历了锻造,才能变成一把把锋利的匕首,那种可以真正刺进敌人胸膛的匕首! 就这样,在生活条件极差的情况中,我开始了自己的新兵连。 来到新兵连第一件事就是点验。 点验,就是把你带来的东西除去生活用品,其他的所有都讲没收,只有在你下......

  • 这种叛逆,并非传统理解上的退行或具有杀伤力的叛逆,而是对自我的重构与探索,是以全新的姿态重新飞翔。 谁的青春没有过叛逆呢……那么你所理解的叛逆是什么样子的呢……那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你的年少时那些日子呢?          煖:多年后的我往往回想起曾经年少的生活有的是空洞的黑和无力的苍白,只是年少的我不懂罢了                                           ......

总:850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