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这个,他更好奇傅丹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给傅家下绊子,为什么要这样对付傅家。不过这些都是将来的事了,他要想弄清楚这些事,就得慢慢的去摸索,靠近真相。饭饱酒足之后,傅丹又热情的请陆明留宿。但陆明心里清楚,这次傅丹并非真心实意的邀请,只是人情世故上的客套,于是他就推辞了,表示自己在家里睡惯了,在外面睡不安稳。此时时间也已经入夜了,天上繁星点点,似一颗颗宝石嵌在天幕中,璀璨至极。夜色因满天......

  • 第五章 阴谋

    2019-08-30

    “说吧,为什么要害人?”陆明盯着嫁衣女鬼。此时的嫁衣女鬼,身影不再像之前一般凝实,她以半透明的状态漂浮在陆明等人身前。女鬼被陆明的符咒压制,整个魂体被收在陆明的符内,漂浮在陆明面前的其实只是女鬼魂体的投影,毫无攻击力。女鬼倒是很安分,被抓以后没去试着作死。女鬼一个嘲讽的眼神丢给陆明,开口道:“我都成恶鬼了,我害人还要理由?”“放你娘的的狗屁!邪门歪理,你是恶鬼就能随便害人了!?”见女鬼被陆明......

  • 第九章,挨揍 天际墨云压顶,皑皑白雪映衬一片银装浸眼,为这世间点缀无数晶莹。雪夜之中一袭红衣一骑奔袭。她终还是向着角城驾马而去。 大雪纷飞,她静静地站在角城将军府门前,看着早已被烧成废墟的断壁残垣,念着早已被白雪覆盖的数百亡魂。她一步步向前走去。     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太过沉重。待她撩开帽衫,却是一个清秀少年郎的模样。 花姩走进曾经是父亲书房的地方,蹲下身伸手拂去堆积在早已成为木炭的......

  • 在感受到那劲风袭来的刹那,青年手中的剑在月色下泛着泠泠寒光向身后猛地一刺。 叮! 长剑与袭来的物体相撞,发出如同金石交接的声响。与此同时,一阵令人作呕的血气扑鼻而来。青年眉头一皱,待他看清那物体时,面色更是陡然一寒。 “龙血战士......”青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的口气中含着轻蔑,厌恶以及难掩的杀意。 原本雷浩上一刻就做好了被抓的准备,但是突如其来的声响和那难闻的腥臭气味让他禁不住抬头看了......

  • 百灵旋即便被看得有些不自在。 “百灵姑娘,老夫有一件宝物要赠与你。”老祭司说着,便将锦盒递过来。 百灵惊诧不已,“送给我?” “打开看看吧。”老祭司的眼睛对着锦盒。 百灵接过,锦盒雕工精细,此前明显是上了锁的,锁环上有痕迹。老祭司为何要突然送她东西,百灵深感莫名其妙,虽然不知这盒中是何物,但是她还是伸手打开了它。盒中是一大片金色的锦缎,光鲜夺目,一看便知绝非凡品。锦缎正中,是一块红色的东西,......

  • 作者:若水君之 听说在白色腊梅花开的雪夜,你会遇见心上人。 ——题记 【一】 乐山脚下,水流湍急。 小男孩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他眉头紧蹙,把自己做的的浮标放在水里。 “还有一点点,还有一点点我就可以进凌云窟了。”男孩兴奋地说着,把浮标提出水面。 “真是不自量力,每年来这凌云窟的不知道多少。但是都被我火麒麟挡回去了!”洞外的男孩只能听见火麒麟的嘶叫,但不知道它在说这些话,更不知道凌云窟内,......

  • 作者:若水君之 【四】 可是上苍偏偏不让断浪获得真正的幸福,当真正的危急时刻来临时,他替聂风跳下了夜叉池。不管这个人之前是好是坏,跳入夜叉池的代价就是必然成魔。知道这一危险的他决定只带火麟剑背井离乡。 他一定是不舍得离开这里的,这里有朋友,亲人和爱人。但为了不伤害他们,只能选择离开他们,这对断浪来说,无疑是最重的伤。 此刻,她终于决定出现,她要帮助断浪,把这一切的坏,都揽在她自己身上。 是火......

  • 看着他这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我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我先来吧。”话音刚落,冬铭央就率先走了出来,走到白袍人身前。 那个白袍人也不啰嗦,直接拿起冬铭央的胳膊就是一刀,顿时一股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滴在小型的盘山公路上,顺着凹槽一直往下流,直到流入山石和石台的结合处消失不见。 差不多滴了有一分钟左右,白袍人给冬铭央涂了一种药膏,顿时血就止住了,然后让手下拿来白布给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接下来我们就......

  • 第七章,凤小柒  凤小柒眨眨眼,笑嘻嘻的对那个行礼的人说: “她来了” 她? 诸葛玺一时未做反应。 她看他的样子,跺跺脚: “哎呀,花姩花姩。” 诸葛玺怔住,有些不敢相信的重复: “花姩!花姩……” 此时的花姩正从后院墙往里翻。落地后却觉得这个院落的布局十分眼熟。环顾四周,她想起了那个狂妄小子的豪言壮语: “阿姩,本世子长大后要娶你为妻,我要你做这羽城的当家主母,你看如何?” 十五岁那年......

  • 这一声“混账”,只怕是全兰城都听得见。沙子听见这声,不禁哈哈大笑,兰城的人先是被一声“混账”惊吓,又被哈哈大笑的声音搞的莫名其妙。 陌尘,沙子和叶子三人,根本没停,向着澜沧城的方向飞去,速度很快。霸刀门的李天军等人,一是在那波攻击上耗费了些时间,刚要消除这些攻击,李天军就感觉到另外一丝攻击,极为隐蔽,但是能量足以击毁殿堂,也就是他们的供奉殿。 李天军确实感觉到了,但已经来不及了。轰隆隆一声,......

总:370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