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二 “留守儿童”的童年(3)

推荐人:抱着喵的耗子 来源: 简书 时间: 2019-09-03 23:33 阅读:

那年的歌声

夏季就这样在汗水,雨水中度过。随着初秋的到来,天天姐姐回到了自己家,准备上学。刘静的生活恢复了往常的模样。被姑妈牵着去幼儿园,被小草姐拉着去买零食,被姑父驾着去逛大街。街坊邻居早已习惯了这个家庭新来的成员。对于孩子来说,一个假期过去,最期盼的莫过于下一个假期。

是的,春节就这样悄悄来临。小草姐又早早放学回家开始写寒假作业。但刘静明明觉得她每天都没有写完就找同学了。不过,她不会告密。因为她想让小草姐带她玩儿。

离春节越来越近,姑妈姑父终于带着小草姐和刘静一起又到爷爷家。爷爷家再一次热闹了起来。小宇又长高了。天天姐更加调皮了。

就在这时,小姑拎着大包小包走进门,兴高采烈的宣布:“大家快来分礼物啦!”一听见“礼物”二字,宇哥忘了刚才摔的屁股,擦干了脸上的泪珠;刘静忘了自己摔宇哥的错,天天也几乎忘了自己没看好弟弟妹妹而被爷爷训的委屈,三个人奔向小姑的购物袋。小姑回城去办了些事儿,临走去百货商场转悠了一圈决定给屋里三个百无聊赖的孩子们买些东西解解闷。果不其然,宇哥得到了他心心念的玩具火车,说着就开始在地上转悠开来。刘静打开盒子看到了一双锃亮的红皮鞋,刚好配大姑妈给她新买的带蕾丝边的小袜子,觉得自己穿上一定是最时髦的小姑娘了。天天和小草各自得到了一个新的铅笔盒和一袋儿各式各样的铅笔橡皮,这也是上学的女孩子极爱极爱的物品。天天抱着新笔盒开心极了——那是个新式的带磁铁,上下两层,边上还能抽出小抽屉和转笔刀的铅笔盒。这哪里是铅笔盒,简直就是百宝加变形金刚。班里最阔气的几个同学早就拿到学校显摆一阵子了。她也缠着妈妈索要了很久了,可是妈妈一直说贵,跟她说下次考了100分就给她买。可偏偏,这个期末语文下来是个98。就这样,天天与铅笔盒失之交臂,也不敢开口提起。谁知,小姑竟买了回来!她忙着把自己旧的铅笔盒拿出来,把里面所有的文具,几只铅笔,几只香香的圆珠笔,还有一支米老鼠钢笔,摆弄着,试图达到摆放的最佳美观效果,

就在天天忙着整理文具的时候,刘静已经穿上小皮鞋和新袜子,模仿着电视广告里的童模,在屋里扭来扭去。天天看到鞋,忽然,脸就阴了下去。

没有人发现天天变了脸,小姑去厨房里开始忙着做饭。刘静走腻了,就又开始跟宇哥玩儿起了积木。爷爷听戴着老花镜看着报纸。一切都如往日一样有序地进行着。只有天天,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痴痴的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却也不跟着笑。

“天天!”天天的妈妈,刘静的大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从厨房推开门喊道:“天天!快!饭要好了,帮着摆一下碗筷!叫小草一起给大家盛饭!”

天天扭着脸,不理妈妈。

“天天!”天天妈见闺女不理睬,心里一阵不耐烦,这丫头又闹什么脾气呢?“快点儿!帮我们摆碗!不然待会儿刘静和宇哥就饿死啦。”

天天忽然站了起来:“他们饿就叫他们摆啊!”然后头都不回的,走出客厅的房间,穿过小院儿,走进了空无一人的卧室。

天天妈见状不太对头儿,赶紧放下炒勺追过去。卧室没有人呆,也没有生炉子,冰冷的很。天天一个人对着墙坐在高高的床上。“怎么啦这是?跟刘静吵架了?你是姐姐, 你得让着妹妹啊。”

天天转过头,眼圈红红的:“为什么你们都向着刘静?!为什么她怎么样都对?爷爷向着她!你也向着她!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给她最好吃的,给她买最好的东西?她怎么不找她自己爸妈要!”说完,又扭过头,对着墙生闷气。

天天妈见自己女儿这委屈样儿,又可气又可笑,不知该说她好还是不说的好:“天天啊,我们天天最懂事了,怎么跟妹妹计较起这个了?妹妹跟你一起玩儿的时候你不是很高兴吗?”

“可是你们都向着妹妹,永远都向着妹妹。我又没有错。”

“你是没错呀。可是妹妹不是现在不能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吗?所以我们大家当然要尽量对她好呀,这样她才不会觉得家里人都不要她了呀。你想想,如果明天我跟爸爸搬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回来看你了,你愿意吗?”

天天对着墙,想了想。眨了眨眼睛。然后底下脑袋摇了摇。

“就是嘛,谁不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啊?静子的爸爸妈妈现在不在,我们就要一起担任她的爸爸妈妈对不对?你是她最亲近的姐姐,你就更要对她好了,对不对?”

天天继续看着墙,什么都没说。

“你是不是觉得小姑为什么给刘静花那么多钱买鞋,却只给你买了个铅笔盒?”

“那上次爷爷也给她买了一盒新积木。我都只能玩儿旧的。”天天小声儿嘟囔着。

天天妈笑了,心想,自己闺女只是小不爽,还是懂事的,便说:“你都有多少积木了,还要新的?爷爷给静子的不是她唯一的一套吗?小姑给她买鞋,那是因为如果小姑不给买,那谁给她买鞋呢?她妈妈又不在,难道你要爷爷一个老头子去商场里挑吗?那挑回来的,还能穿吗?”

天天笑了。因为她想起来,暑假的时候,爷爷去商场给刘静买了条裙子。结果拿回来发现,那是给刚刚会走路的女宝宝穿的,刘静本来就比同龄人长的高,穿上后简直就像个被塞进了套子里的洋娃娃,动都动不了。

“大姑妈平时带着刘静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要管小草姐姐,还要带着静子,他们也不富裕,大姑妈还有姑父都要上班。我们假期当然要多分担一些了。对不对?我们天天已经长大了,要帮家里人一起分担的,对不对?”

天天是个喜欢承担责任的孩子,或者说,喜欢自己被人重视的感觉。在班里,她从二年级开始就一直担任着班长、中队长。等到了四年级,她还准备竞选学校大队长。想到她也在担着一份家里别的孩子没有的责任,她感到很骄傲。想到这里,她终于抬头看了妈妈一眼:“那好吧。我去看妹妹饿了没。”说完,她擦了擦鼻涕,也不想再提刚才到小嫉妒,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客厅。

年夜饭已经摆上了桌。

爷爷家里孩子多,兄弟姐妹的孩子又围成一圈,逢年过节的,一桌子都坐不下。这会儿,长兄大伯大妈,从外省赶回来的二伯二婶,大姑妈和姑父,小姑小姑父,还有那一群孩子们,大的小的,哥哥姐姐,弟弟,还有刘静。虽然奶奶不在了,虽然刘静的父母不能来,但是这依然是热闹的一大家子。电视里放着节目,孩子吵着要肉吃,大人们聊着家常,爷爷喝着小酒,那是小姑父专程拿回来上好的西凤。

小孩们的饭吃不了多久。刘静最惦记的是放炮。虽然她不敢亲自放,但她特别喜欢看哥哥姐姐放。大哥为了她哄她开心,趁大人不注意把一卦鞭炮挂到了爷爷家的围墙上,然后嗖一下,点火……随着一声刺啦,便变成了震耳欲聋的一串噼里啪啦。二婶听闻这声音,一下便知道儿子又淘气了赶紧跑出来看。可是只见一排孩子们,裹得跟球一般,被冻得红彤彤的脸蛋,望着大哥在前排为他们点火,然后拍手叫好,二婶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叮嘱了一句:“哎你小子!小心点儿!别把爷爷房子点着了!放炮看着点儿几个小的!” 然后又退回了房内。

刘静喜欢跟哥哥姐姐们玩儿。她多希望,他们每天都可以住一起,那样就可以每天在一起玩儿。

年夜饭总是要结束。晚上回城太远,没有交通,大伯二伯他们已经联系好了村里的几个表哥家,他们不敢太晚去打扰人家,吃完饭就走了。大姑妈和小姑带着刘静,小草和宇哥留在爷爷家住。刘静困了,便洗洗就躺进了侧面的卧室睡了。留下的大人们还在客厅房间里看电视聊着天,这也是他们一年一度难得的相聚。那时的窗子隔音不好吧,刘静虽然睡了,但是还是能听见大人们说话声,也能听到电视里传来的歌声。但是她喜欢听着这些声音。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她觉得特别踏实,特殊舒服。她喜欢爷爷沙哑的方言,喜欢大姑妈洪亮的嗓门,喜欢小姑的笑声,喜欢宇哥的叫喊,喜欢小草唱歌……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电视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明亮的歌声。“爷爷(夜夜)想起妈妈的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刘静躺在床上认真地听着歌。听到这一句,不知为什么,一串眼泪从刘静的眼角流了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只是鼻子突然一下就酸了。 想妈妈?她甚至快记不清自己妈妈的样子了,她早已把大姑妈当做了妈妈一样。可是她的妈妈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过年都不能回来?

算了……

想着想着刘静觉得一阵困意上来,呼呼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头一晚上的小伤感早已经忘到了九霄云外,又跑到爷爷的专座上撒起娇。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