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花不开

推荐人:书斋旧友 来源: 简书 时间: 2019-09-06 13:09 阅读:

忘川河畔、奈何桥前,一树扶桑,花开正艳,竟比对岸的彼岸花还鲜艳几分。

孟婆正在桥下看着一口大锅,熬着汤,见来人一脸不舍,想来必定又是那痴情人。叹了口气“这汤还得熬些时日”,于是便叫来赤槿将人给她。

赤槿将来人带到那株扶桑树下,树开得正茂,但若细看还有一个花苞未开。传说,等它绽放便能重新打开神界、人间、冥界的大门。

思绪飘远,面前人的一滴泪让她清醒了。

“你可是有什么未完的心愿?”

“有一人,思念至深。”

“来我这儿的,大多如此,此人是谁?”

“当今皇上七子,一个月前逝于战场。”

赤槿袖手一挥眼前便出现了面前女子的一生。女子是当今丞相之女,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在一次宫宴上与七皇子一见钟情,本是一件好事,可此时边关告急,七皇子自幼研习兵法请军前去。这仗打了整整一年,一年之后传回七皇子病逝的消息,举国哀悼,女子不忍悲痛便喝下毒药。

赤槿看着眼前女子,不免有些生气,为一段遥不可及的爱情便舍弃了一生,家人、朋友统统舍弃,也是蠢得可以。正准备将眼前画面收回,七皇子出现了。

原来七皇子诈死引敌军松懈,大军压境,一举拿下。回宫之后成为储君人选,娶南阳王女,三年之后得登大位,丞相告老还乡。

不知这七皇子心中可有半分悲痛,战场谋略平常,可回宫之后仿佛半点不识那个与他一见钟情的女子,赤槿不忍,扬手收回。

“我想等一个答案,可否?”

赤槿不语,看着满树的扶桑花。

“可否允我在此等他?”女子再次开口,竟有哽咽之声。

“你可知这扶桑为何而开?世间太多痴心女子负心郎,看开便罢,何苦留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赤槿好心劝戒。

“我不甘心。”

“也罢。他此生顺遂,阳寿还有六十七年,你若愿意便在这等吧。”她不是第一个在这儿等的,却是时间最长的一个。赤槿摸上那个花苞,心中暗想还有六十七年。

神界生活悠闲,时间很快。可冥界除了来来去去的人上演着同样的离合悲欢,便没什么乐趣。在无聊的时间里,赤槿知道了女子叫林梦语,听了无数遍她与七皇子的相见相知,在听到三千六百五十一遍的时候,七皇子来了。

赤槿向来不喜欢听这些,这次梦语也不拉着她了,便逃到孟婆那里。孟婆每次见赤槿都要推销一番,她的汤多好,夸够了,又开始说改良。孟婆的改良还是有成效的,第一次见孟婆的时候就是因为汤闻着苦,所以没喝。后来赤槿想过很多次,要是当时喝了该多好,看得太多,她的伤心掉入忘川连个波浪都掀不起。

孟婆心里着实心疼这小姑娘,其他人等几十年也就等到了,她等了快五千年了,凡人向往神界无可厚非,就是苦了这姑娘。

赤槿见梦语和七皇子一道前来,七皇子眼中无愧疚,梦语亦无伤心,她脸上更多地是解脱。孟婆递来两碗汤,一黑一白,黑的给了七皇子,白的递给梦语。梦语眼中流出不舍却是对着赤槿“我放下了,你何时才能放下。”说完便喝了汤踏上奈何桥。

“连她都看出来了,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这汤一直给你留了一碗。”

赤槿一直都清楚,不过还怀着一丝希望。当初大羿站在扶桑树上射下金乌,扶桑树断,自此人神冥三界之门关闭,等扶桑树花开满之际,大门便可再次打开。到那个时候,是不是就可以问上一句.......

这些年想的已经够多了,等到最后一朵扶桑花开,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孟婆看见赤槿充满希望的眼神,心下直想“傻姑娘,五千多年都还没有放弃”,孟婆一下子犯难了,到底要不要告诉她真相。“扶桑花满树,乾门开,三界相连”是没错,但是那朵没开的,不是最后一朵,而是中间的一朵——她的那一朵。她若不跨过奈何桥,这门永远打不开。

孟婆本想,等花开繁,就得花很久的时间,这时间足够让赤槿放下,哪知道这傻姑娘痴痴等到现在。

“孟婆,这花是不是我的?”赤槿等了一个月之后,跑到奈何桥前面,脸上的希望已经不见了“以前,只要踏上奈何桥,花就会慢慢开放,可如今......我想了许久,哪里有问题?唯一可能出问题的就是我的那一朵没开。”

孟婆不忍地点了点头。

赤槿向回望去,这一个她待了五千多年的地方,闭着眼踏了上去。

“这又是何苦,你喝了忘了不好吗?现在我的汤已经不苦了。”孟婆向着河对岸吼着。

突然一道金光闪现,孟婆知道,赤槿等的人来了。

赤槿对着面前男子微微一笑,便隐入了黑夜。

八十年后

赤槿又到了冥界,走到孟婆面前“这次,你得欠我两碗汤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