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将行___听歌而作

推荐人:拾花散人 来源: 简书 时间: 2019-09-07 13:17 阅读:
盗将行___听歌而作

作者有言:  改了一下设定,就当是小小的娱乐,不必深究,只是虚构。


前言:

谢绝策勋十二转,只想为你窃玉簪。

蜀中大雨连绵来,携手巷间吃汤面。

笑看窗边飞白雪,腰间明珠为你弹。

山雀立于枇杷前,乱我心者已不见。


    乱世立,战火硝烟不断,少年时一腔热血抱负,仿佛是不安天命要做那不可一世的救世主,在历史的笔下生出妙花。学着那劫富济贫的大盗们,贪官污吏,乡绅富贵全都光顾个遍。

    一人一马,仗剑而行。这方劫过九重城关,正想下马酣睡,抬首正瞧见姑娘轻飘飘的衣摆,恍若撩拨着我心间。来不及细想,手已掀了姑娘裙摆,时隔多年后仍记得姑娘愠怒的容颜。

    我曾仿徨不肯靠前,回顾过往多年:踏遍三江两岸,借着刀光做船帆,枕风宿雪,与虎谋食,孤身一人拎着钓叟鱼线,再问一问卧龙几两银钱?日子孤寂连绵。或许是乱世里的相遇,恰好补足了风寒里的禀冽。双眸里只剩下姑娘的笑撞乱我心弦。

      或是每个浪子都在等待一人唤他回头,而我恰好幸运,恰好及时,恰好遇上乱我心弦的姑娘。月下赏美人,月美人更美,诉衷情,表情深,白首不离分。

      想为姑娘窃玉簪,若戴在姑娘发间定会好看,但盗终究是不容于世。瞧着日子拮据难过,姑娘日渐消廋的颜面,我不得已告别姑娘投身军营。铁甲披身,血光不停,战火不断,一晃十二余载,仿若陷入一场噩梦久久醒不来。

    烽烟万里如弦,百姓饿殍遍地,幸好有大能之才平定大乱,百姓终得喘息。十二余载,挣得个将军头衔,也算是不负姑娘的等待。酒宴不绝,笙歌不歇,罢了!罢了!不如解甲归田的自在。

    故乡近似天边,夙愿只隔一箭,耳边响起素人浅唱弄弦,脑海里是姑娘未变的笑颜。跋涉山水,一程,又一程,归乡的心早已按捺不住,想和姑娘在雨天入巷间吃汤面,想和姑娘笑看窗外飞雪,想为姑娘打山雀,想和姑娘……

      踏入这十二年不曾见的故乡,一步比一步沉重。或是近乡情怯,又或是害怕时光老去,人心也跟着老去。面前的小屋陌生又熟悉,仍旧是破旧的模样却没有了炊烟缭绕。来不及想便飞身闯进屋,只见尘埃扑鼻,满地狼藉,哪里见姑娘的芳踪?

    多日后,我来到种满枇杷树的后山,看着面前的荒冢,无姓无名地被遗忘在这土丘里。堆黄土,刻碑铭,殷红掺杂期间,起身时一痛,倒在荒冢前。一抔黄土,两行清泪,肝肠寸断。未亡人知是谁?不过当年那个盗贼。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