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十九)

推荐人:420_c644 来源: 简书 时间: 2019-10-09 09:04 阅读:
弃妇(十九)

那对男女恣意地享受着他们那心荡神怡的情欲,感觉无比快意,他们在自己内心无法遏制的情欲的支配下离各自的家庭越来越远,道德,责任,理性相比他们那勃发的情欲已经变得越发地无足轻重了。

女人刘桂香每天依然会在家里始终如一地做好饭菜,因为她舍不得自己读初三的女儿李塔饿肚子,也舍不得在长沙打工偶尔回家来的李虎吃不上饭。

只是可怜的女人刘桂香对于自己辛苦侍弄出来的饭菜却总是感觉寡然无味。盛一碗饭端在眼前,筷子在碗里划拉着,却总不送进嘴里。

看着眼前对自己爱搭不理闷头扒拉着饭菜的男人,女人刘桂香的心就会隐隐作痛,也让她的心充满着更多的怨愤。

被男人伤透的女人刘桂香的脾气变得越发地阴郁,沉默,不可琢磨了。慢慢地女人刘桂香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动不动就找李志吵架了,她也再不跑到燕子家对破坏她婚姻的女人破口大骂了。

但女人刘桂香看向李志的眼神却越发地冷得犹如冰块,令那个负心的男人心里直打寒颤,也让两颗原本为彼此热烈跳动着的心越发地没有了温度。

女人刘桂香将自己承受的痛苦与折磨深埋在心底,她只让黑夜看到自己的悲伤,眼泪,还有绝望。对于那个她曾挚爱着的男人,女人刘桂香心底的爱在一点一点地消散着。

总是一脸甜甜的笑意曾是女人刘桂香最可爱的特质,然而在经受了情感的狂风暴雨洗礼后,她脸上漾起的那标志性的笑再也看不到了。她不哭,不闹,也不再笑了。

面对开始沉默着不再吵闹的妻子,李志心里反倒感觉有些七上八下的不习惯,也有了点想要缓和与妻子关系的意思。然而,女人刘桂香对他的视而不见与冷若冰霜却浇灭了他心头的那点温情的火苗。

走在婚姻背叛道路上的男人开始理所当然地为自己寻找着出轨的借口。李志想,既然女人刘桂香不想理他,就算了吧,他是一个男人,他有自己的精神需要。

李志于是将他的情感更多地倾斜向了燕子,他们之间的情感变得越来越密不可分了。他们每天都想着见面,即使见不到面,也是电话短信不断。他们向彼此诉说着自己的棉棉情话,他们对彼此已经开始用“老公老婆”来称呼了。

刘力每天都在砖厂拉活,所以没时间去留意妻子每天都会在家做些什么,而最根本的原因是刘力那单纯的脑袋一直觉得自己的女人已经断了与那个男人的关系。

是的,燕子对刘力的确变得越发地体贴温柔了。有时,我们不得不说,女人这种动物真是不可琢磨,她们的温情可以同时释放给不同的两个男人,甚至是好几个男人。

燕子游移在两个男人之间,心中生出了一些得心应手的快意,她享受着那种被两个男人娇宠着的快乐与满足。她甚至都不去想自己那样玩火会给她给身边的人带来什么样的伤害与痛苦。

而事实上,天空早已经阴云密布,暴风雨即将来临。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