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同性恋女孩的故事

推荐人:彻里彻外 来源: 简书 时间: 2018-10-28 16:02 阅读:
我和一个同性恋女孩的故事

1.

橙红色的跑道在暴烈的阳光下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塑胶味,“好,休息5分钟。”随着教官的一声令下,刚入大学的一群学生们纷纷叫苦连天地去拿水瓶。

陆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非常丧地耷拉着脑袋。

“你不去喝水吗?”陆云向旁边望去,一个短发带着眼镜看起来腼腆又新异的女生友善地在对她说话。

“我真的一步都走不动了。”陆云秉持着和新同学好好相处的想法,对着旁边的女生扮了个苦脸。

“我忘记带水了,真是痛苦。我叫刘叙,你呢?”

“陆云。”

谈颠说疯

2.

“排练真的好烦啊,我们都在这晒了一下午了。”

刘叙一脸不耐,陆云不知道她是否在和她说话,只想着刘叙的头发比男生还短,若这不是女生阵营还真不确定是男是女。

“你谈过异地恋吗?”刘叙转过头看向陆云。

“啊?我还没有谈过恋爱,不过我是不会接受异地恋的,太辛苦了。”

一向不爱说太多的陆云因为自己的跑神感到不好意思,特意多说了自己的观点,有些交好的意思。

“我和我对象不仅是异地恋,我们还是异国恋。”

陆云很惊愕,作为一个以君子之交淡如水为交友原则的人,她没想到只是刚认识没几天的刘叙就已经到了直接和她聊感情这么深的地步。

“我和我对象是高中时通过朋友认识的,那时我们每晚都会一起出去散步,有些人真的很奇妙,只是一起压压马路,就觉得很满足很开心。”

说到了这个份上,陆云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可能就不太好了,“我还没经历过,不过听你说还挺羡慕的。所以现在你和你对象感情还挺好的吧?虽然是异国恋。”

“对啊她在美国,我们每晚七八点视频,我好想她,寒假都想飞美国去看她了。”

生长于普通家庭的陆云内心表示不仅不懂爱情的世界,更不懂有钱人的世界。

“她真的对我很好,我们都没有吵过架,每次都是她让我,包容我,我们两个都不完美,但在一起后感觉特别完美。我们是那种想和对方一起生活的情侣,我们想要轰轰烈烈的恋爱,也想要细水长流的生活,只要对方是彼此,我们都讨论过了,以后想移民去荷兰生活……”

刘叙说了很多很多,但表面一直附和赞叹的陆云,内心其实毫无波澜。毕竟是别人的世界,与自己无关。

谈颠说疯

3.

“齐步——走!”

当陆云和刘叙的阵营从一个男生阵营旁边走过时,躁动不安的男生们一阵骚动。

“怎么都这么矮啊?”即使是已经成年,男生永远长不大永远不成熟,和小学生逗弄女生的样子别无两样。

陆云撇撇嘴,在心中默默地腹诽这群男生也并没有高到哪去,随后躲着教官的视线,悄声问刘叙:“对了,你男朋友有多高?”

“啊?我对象是女生,我女朋友。”刘叙的声音渐弱,但又充满坚定。

“哦哦,那你女朋友有多高?”陆云强掩内心的震惊,表面上波澜不惊地继续问身高的问题。

“就和我们差不多高吧。”刘叙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神闪躲,对陆云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看她不再同她说话。

与此同时,陆云还沉浸在刘叙是同性恋的震惊中,也并没有察觉到刘叙对她的冷淡。

谈颠说疯

4.

陆云倒不是歧视同性恋,她只是从未真正见过同性恋,再加上之前身边人的思想一向保守,所以一回到宿舍,陆云便释放了震惊的内心,整个人处于亢奋的状态。

“你这么激动干嘛?”

“你有见过同性恋吗!我刚发现我身边有一个同性恋!还是女同!”

陆云本想对舍友倾诉自己的激动之情,但转念一想,毕竟是别人的隐私,自己就这么告诉别人好像有些不太好,所以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说出自己身边这个同性恋是谁。

“这么强的吗,不过我只对男同有兴趣。”

还好舍友都是些腐女,也并没有深问。陆云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想成为八卦的源头。

然而第二天,陆云在阵营中就已经听到附近有些女生在感叹刘叙是同性恋这件事。

陆云惊叹八卦传播速度之快之余,有些厌烦,心里不可避免地对刘叙产生同情又疏离的感情。

谈颠说疯

5.

“是不是你?”

本已不怎么讲话的刘叙突然发问,陆云愣了一下,确定刘叙是在和自己讲话后,本能地回道:“什么是不是我?”

刘叙抿了下嘴唇,不再讲话。陆云随即反应过来,反问道:“你认为是我?”

军训在刘叙的持续沉默中结束了,但流言却如南方的夏天一样,持续发酵。

陆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方面她很想置身事外,但另一方面,她有些不爽,因为刘叙的怀疑。

但大学生活的缤纷多彩并没有让陆云为这件事过多忧虑。即使是后来她又断断续续地听到关于刘叙的流言,比如说她谈了新的女朋友,比如说她的私生活不检点,比如说她……

而对于这些流言,陆云从来都是一听就过,有关刘叙的事再不能在她的心中掀起半分波澜,因为在她大学接触过的人中,也不止刘叙一个同性恋了。

但她从不知,原来一个人的特立独行能引起如此多的闲言碎语。同时她也暗暗地有些佩服刘叙,能完全不理会那些流言蜚语,勇敢地做自己。

谈颠说疯

6.

再次和刘叙接触是一年后的暑假,在机场。陆云还正在犹豫要不要say hi,刘叙便已笑脸相对。

陆云的心中松了一口气:“你也是回家的吗?”

“啊不是,我是来接我女朋友的。”没有拖泥带水,刘叙很自然大方地说自己来接女朋友。

“挺好挺好。”陆云有些词穷,不知道说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后,刘叙突然开口道:“对不起啊,我当时不应该怀疑你的。”

陆云这时才真正地露出了笑容,“没事没事,我理解,换我我也会怀疑的。”

刘叙也如释重负一般,“后来我才慢慢发现,其实做自己就好了,反正别人都会带着有色眼镜来看我,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

陆云点点头,踟躇着要不要开口。

“不过没关系,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我和我女朋友一直好好的,我已经很幸福了。”

“对,你做自己这样挺帅气的。”

“谢谢。”

“不用不用,我是真这么想的。”

陆云和刘叙相视一笑,这次的交谈迟到了一年,却又因为一年的沉淀而到来地刚刚好。

“那我先走了,她应该到了我得去找她了,你一路平安。”

“嗯嗯好的你也是。”

“拜拜。”

“拜拜。”

谈颠说疯
谈颠说疯:淡笑谈覆颠,疯狂话语间。年轻人的那些事,你敢来吗?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