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都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不可能是永恒不变的。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让你们觉得很“腻”,每段感情似乎都和人一样会经历这样一段低谷期。即使最后修成婚姻正果,也难免会遇到七年之痒,更何况恋爱期呢! 其实,在恋爱期,不管他对你做什么,都是用爱去衡量的,如果他爱你,那么你就是他的全部,对于他来说,你很重要,你很珍贵,他会一直把你捧在手心里;如果他不爱你,那么你就会一文不值,没有一点地位,他不再像爱你的......

  • 生活很难

    2019-08-24

    昨晚闺蜜和她男朋友吵架了,其实也不能说吵架,因为这次他们闹别扭从始至终都是闺蜜自己一个人在生闷气,把自己气的半死,她男朋友也跟着闷闷不乐。 昨晚闺蜜做好晚饭以后,突然看到群里的消息吵得沸沸扬扬,于是把手机递给她男朋友,有点生气的说:你不知道这个消息吗,这个楼盘今天开盘现在大家应该一抢而空了,而你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情况吗?她男朋友顿时也傻眼了,有点无奈的说:我真的不知道呀。 闺蜜看他一脸不着急......

  • 见老友

    2019-08-24

    昨天去见了大学的一个好朋友,她在前两年就闪婚了,现在孩子两岁了长得特别可爱,因为孩子太小了她放心不下,所以天天在家带孩子当家庭主妇。 前天她就让我过去找她玩,我说起太晚了明天来,她说不晚啊现在来吧,我说我还要擦脸这些好麻烦,她说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了你快点儿来,我说那我明天来。听我这样执着她才放弃说:那你明天早点过来啊。 昨天九点五十她给我发消息问我起床没有,看我没有回消息又改打电话催促我快点......

  • 惘然记3

    2019-08-24

    最近,丹朱与顾言很少见面。她请了几天假,积下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她们老总是个工作起来要钱不要命的主,几次晕倒在去洽谈的路上,对公司上上下下也是杀伐决断雷厉风行,在这种氛围中,公司上上下下的人也都是拼命三郎,丹朱每天都忙着搞调研、做方案到深夜,每每她忙好,已是深夜,然后与顾言通个话,他也总是在作画。 “别这么辛苦!”她有点不忍。 “没事,卧室里要装个灯,再画一会儿就有了!”他半开玩笑地宽......

  • 周末及格男孩趁加班的空隙过来找我玩了一下,其实周末之前我们就谈论过周末见面的问题,可是因为他们工作总会临时碰到一些问题,所以我们定在周日那天见面。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被朋友称为“不靠谱的迟到大王”,这次当然也让他等了很久。早上我们聊了一会儿天以后,我就在客厅陪闺蜜看电视,把手机丢卧室充电,后来十一点的时候给我发消息:我忙完了,我现在去哪儿,直接回家还是找你呀?你不回答我,我就回去待命加班了哦。......

  • 山竹先生已经不记得自己这是第几次被逼去相亲了。每次都是心不在焉、不欢而散。 山竹先生也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那是他刚读大学没多久,有一个叫柠檬的女孩突然间走进了他的世界。她喜欢穿黄色的衣服,笑起来很好看,看起来干净又清爽。而山竹先生那时候还是山竹男孩,他内敛有才、风趣幽默。柠檬女孩的出现像一束阳光突然间就照亮了他的生活。他们相恋了,如很多年轻的情侣一般,笨拙而热烈。 而这场恋爱在持续了五......

  • 偶然间收到一名微信好友的消息: 他说他和自己的女朋友分手以后,一直都觉得放不下,然后就还一直去找她,总想要看看她。他倒不是想要复合,就只是希望自己,还可以和她像朋友一样相处,经常相互问候。 只是当他去找那个姑娘时,姑娘并没有和他一样的想法,只是直接就回绝了他,叫他不要再来找自己了,要断就断得干净一些。 面对姑娘的绝情,他觉得很受伤,觉得毕竟相爱一场,姑娘实在是不应该如此,他甚至因此就觉得,姑......

  • 谈恋爱的时候,男人总是爱跟女人说,自己会爱女人一辈子,女人也总是觉得,自己肯定会这一生一世,都心中只有男人一个人。 只是一辈子太长了,男人想要让女人在遇见自己后,就一直对自己死心塌地,这并不容易。 毕竟在生活当中,总是有着那么多的变数,随着时间的流逝,男人自己会变,女人会变,两个人的心境和相处也会一直改变。 不过想要在这一切的变化中,一直栓牢女人的心,也并不是没有办法。 多宠着女人,不要让她......

  • 及格男孩周一晚上给我发微信说他旅行回来了终于到了。我感觉这次出行让他有种历经生死的感觉。他本来计划的是周二回来,结果提前一天到了,他问我周二有事吗,他送走他爸妈然后可以来找我。我本来一天也无所事事,就问他什么时候来找我。他说:估计下午吧,到时候联系你,毕竟你休假快结束了,我们得见一面啊。 周二下午他发来消息,说:下午一会儿见个面吗,你在哪儿呀。我说:闺蜜家看电视呢。他说:我来找你吧,你在哪儿......

  • 大姑的一生

    2019-08-16

    这人间命运悲惨的人太多太多,今日就讲一下我身边的一个人物我大姑的故事。 我大姑兄弟姐妹四人,是家中的老二。而我爷爷奶奶是典型的重男轻女,虽然我大姑出生时上面已经有了我大伯,但是这丝毫没有减轻我爷爷奶奶对她的憎恨。 我奶奶曾经咬牙切齿地把刚出生不久的我大姑亲手丢在马桶里想活活溺死她,幸亏我大姑命大没有死掉。后来我奶奶又在大冬天将还在襁褓中的大姑偷偷扔在离家不远的田埂上,幸好被村上的一个长辈发现......

总:79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