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可爱如你,叽叽喳喳陪在我身边 我从小区大门一出来,就在转角阴凉处看到了一脸惬意等在那里的雨晴,她半靠在墙上,一只脚撑在地上,另一只脚半弓起来搭在墙上,嘴里叼着阿尔卑斯棒棒糖,正无聊的用牙齿跟舌头把糖的棒棒从左边搅到右边,右边又搅回左边。 她感受到我的目光,侧过头看到一脸讨好的我,只一秒将脸上的惬意切换成一脸幽怨便朝我扑过来。 “我不管,柒柒,反正你要补偿我,你一个电话,我就抛夫虽然还没有......

  • 诗的骨骼 王云虎 在一场大雨里 逃离的伤口 行囊是漂泊的星 我攥紧风的尾巴 流浪的是海 没落的 是一颗不安分的心 一首诗随着月光起伏 礁石是我的额头 遍体鳞伤的文字 浸泡在漆黑的夜 路遇的风堵住嘴巴 我要逃回 诗的旷野 用磷光的火 点燃诗的骨骼 作者简介:王云虎 。笔名 :轻舟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济南作家协会会员,天桥文学研究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与网络媒体。笔风追求诗意的青春......

  • 01 嗨,好久没联系了,你好么? 哦,我差点忘了,是我删了你的联系方式,你知道的联系方式我也都换了。 那就对了,你也一定不好意思从朋友那里打听我吧。所以你只是找不到我,并不是不想联系我吧? 毕竟你向来是有责任心的,作为男朋友和前男友时,都是…… 你听说了么?最近港城有些不安稳呢,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城市。你看到的新闻,一定比这里发生的一切还要夸张吧。那新闻描述这里的处境是:地铁受阻,游行不断,......

  • 七月没有夜晚。——顾城《关于十二月份以及少年》     她藏匿于七月的黑色白昼。     耳畔没有夜晚的美妙旋律,只有蚊虫打乱空气流动的轨迹,赌博般用利器撕裂她的皮肤,上皮组织感到被刺破的微妙疼痛,来自掌心的压力榨干蚊虫的肉体,腥咸胀破蚊虫的表皮,粘稠的血液粘在手心。     失落绝望各陪她左右,她还不算孤独。拖鞋打着地板,她走进浴室拿起镜台上的干枯玫瑰,她没有脱睡衣直接躺进浴缸,她觉......

  • (篇幅有点长,想看的朋友可以看看,这是我描述自己失恋之后的心路历程吧,我会把自己的感悟都写下来,每天都会不定时更新) 我很长一段时间不曾打开过简书了,我以前想着每天记录我和大先生的所有甜蜜点滴,但是我没有坚持,因为中间发生了很多很多难过的事情,而这一次,他真的要放弃我了。 从17年10月3号在一块,到19年7月25,这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我们也发生过很多矛盾,分分合合不下十次,每次都会在我死......

  • 无一不是你

    2019-08-16

    今天看到两段话,挺有感触的。 ‘还记得当兵那年,负责人说你最佩服的人是谁,父亲一直给我眨眼睛,想让我按照演练的那样说最佩服军人。我看着父亲那焦急的眼神,我说我最佩服军人,负责人疑惑的看着我和父亲,我说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父亲为了孩子的梦想会付出多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落泪。’  这是其中一段话,句句戳心。记得有一次很晚了,我爸还在看电视没有睡,我就随口问他:怎么还不睡,看什么呢?他说在看画画......

  • 01我想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我过得最狗血的一天,生日当天本应该被祝福的我,却莫名其妙收到了一条分手的消息。   清晨,我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了手机收到短信的声音,家人的祝福语接憧而来,更让我开心的是我收到了几笔不菲的红包。听说生日这天一定要玩得开心,不然就会一整年都不开心,所以我已经早早盘算好了自己今天怎么过。   就在我兴冲冲的准备出门的时候,我收到了这条分手短信,短信里寥寥数字,却字字诛心。......

  • 灾星

    2019-08-16

    我家门前有一片黑色的海,海上常有雪白的鸽子和渔船,岸边有一根石柱,房子那么高,五人合抱那么粗,上面缠绕着花藤,开着白色的花。我和外公坐在门前,黑色的海上吹来黑色的风,可惜吹不黑外公的头发。注视着海面时外公的眼神是忧郁的,像暴雨前的滚滚阴云,他有时慢慢闭上眼,悲伤地说:今年年底我就要死了。这是我十八岁时的记忆。 我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很少很少,好像除了门前黑色的海,白色的鸽子和外公之外就没有了。在......

  • 你一定很得意,她那样爱你,为你如此小心翼翼,低到尘埃里; 你一定很得意,她对你不离不弃,时时刻刻,以你唯一; 你一定很得意,她是你的笑资,在他人的艳羡里,你展示出的魅力; 你一定很得意,言语中透露着洋洋自喜,摘掉面具,是自己精湛的演技。 后来大门关闭,他人问起,你沉默不语,暗自回忆,她不再带笑意,双眼紧紧阖闭,不言不语,将自己归还尘土里。你嘴角轻轻一启,痛哭流涕,从此上天入地,再无她爱你。...

  • 《饥饿》                 文/且借清商      “把杀人犯石秀娃带上来!”公审大会上,大会主持人严厉的声音,通过高音喇叭,震撼着每一个与会者的耳膜。人们伸长脖子,瞪着眼睛,看到两个女公安,揪着一小脚的乡下老太婆,踉踉跄跄地,被押到大会主席台前。     “杀人犯石秀娃,现年五十八岁,石佛乡人,公元一九某某年,某月某日,石秀娃残忍杀害其孙女......

总:52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